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印尼退煤进程
2021/6/8 9:38:12    新闻来源:搜狐
在印尼拥有大量煤电投资的中国企业应高度重视印尼官方态度的转变。

作者 / 王昕楠 张菁

来源 / 财经十一人

5月27日,印度尼西亚宣布将逐步淘汰本国煤电。

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总干事RidaMulyana在5月27日的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政府将只允许在建和完成融资的煤电项目继续下去。同时,印尼还计划出台可再生能源激励措施,计划在征收碳税的同时建立碳交易系统,以实现2022年比2010年碳排放量减少26.8%-27.1%的目标。

印尼国有发电和配电公司PerusahaanListrik Negara(下称PLN)副总裁DarmawanPrasodjo也在同一个听证会上表示,印尼正在计划逐步淘汰煤电,将于2056年之前退出所有燃煤电厂并由清洁能源替代。

5月初,PLN已宣布公司在2023年后不再新建燃煤电厂,不到一个月,印尼的退煤计划又加快一档。

根据Climate Action Tracker数据计算,作为《巴黎协定》的缔约国,为了完成将全球增温控制在1.5℃的范围内,印尼的碳排放需要在2030年内比2010年降低22%(不包括土地利用,土地利用变化和林业)。同时,量化减排目标也将助力印尼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

印尼最新版本的电力供应总计划(2021-2030)还在制定中。根据CNN5月27日消息,RidaMulyana已保证2021年-2030年不再新增煤电项目,同时力争提前至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但这项决定并不会影响到目前已经上马和完成融资的项目。

根据绿色和平“海外煤电投资数据库”数据,目前印尼在建的煤电项目中,仅由中国企业投资的装机量就有近6GW,中国企业的总投资量更高达32.9GW。

疫情影响下,印尼经济增速下降,这将进一步削减印尼能源需求,加剧印尼电力过剩。电力投资者应高度重视印尼政府对本国煤电未来发展的态度转变,这一转变释放了明确信号——煤电在印尼优势不再,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吸引力持续增加。

煤电大国为何要淡出煤电

煤炭是全球主要碳排来源之一,更是印尼实现本国碳中和与《巴黎协定》气候目标的重要掣肘。从印尼本国能源结构看,印尼发电以煤电为主。可再生能源以水电、地热和生物质发电为主。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2019年,燃煤、天然气和燃油发电厂分别贡献了59.1%、20.8%和4.2%的发电量,水力贡献7.16%,地热能4.77%,风能0.16%,光伏0.03%。从全球煤电装机分布来看,21世纪以来,印尼成为全球煤炭生产和消费的重要一环。根据美国非政府组织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2020年7月的统计数据,印尼在建的煤电厂总装机容量31.3GW,位列全球第四。

      

除了实现全球控温目标,从煤电装机容量、经济效益和该国环境资源三个维度考量,印尼未来的煤电市场走向都将面临严重风险。

从煤电装机充裕度看,印尼短期内将面临电力产能过剩风险。绿色和平2019年对印尼2022年电力供需进行了高经济增速(GDP增速5.9%,即情景一)和低经济增速(GDP增速5.2%,即情景二)的分情景预测。研究指出,即使印尼未来GDP年均增速达到规划的5.9%,印尼仍将面临电力产能过剩的风险。其电力系统在2022年或将出现近7000MW的煤电过剩产能,主要集中在爪哇-巴厘地区。

清洁能源发电成本降低不断挤压印尼煤电项目的经济效益。2018年,韩国的Korea midland Power Co.(KOMIPO)公司宣布暂停对印尼西爪哇省的井里汶3期1000MW煤电项目(Cirebon 3)的投资。该项目原计划由日本丸红株式会社(Marubeni)、印尼靛蓝集团(Indika Group)、韩国米德兰电力公司(KOMIPO)等公司共同投资建设。而KOMIPO研究发现,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逐年递减,印尼可再生能源投资的经济效益将在2030年赶超煤电,并指出同样由KOMIPO参与投资的井里汶2期煤电项目(Cirebon 2)在建成6年-7年后,项目的经济收益已不再有竞争力。同时,由于该项目的煤电装机均未安装脱硫等排放装置,其空气污染物排放远高于韩国的燃煤发电厂,于是韩国2018年宣布退出井里汶3期项目。该项目目前融资持续搁置,已从印尼政府能源供需计划书中移除。

截至2019年2月,全球已有超过100家金融机构宣布停止煤电投资,以规避日益加剧的煤电投资风险。

环境问题成为印尼煤电发展的另一掣肘。印度尼西亚位于东南亚,该地区是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受气候变化影响也较大。因此,除了经济效益,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加剧了印尼当地的煤电建设风险。

由印尼最大的石化公司Barito Pacific和韩国KEPCO共同投资,PLN的子公司Indonesia Power投入建设的两个新燃煤电厂PLTU9和10目前正在爪哇岛西北部开工,两个煤电厂预计将为印尼提供2000MW的额外装机容量。然而该项目遭到当地居民抗议。据了解,该地区已有的8座燃煤电厂对当地的农业、水质以及公共卫生带来了严重污染。

印尼煤炭煤电投资前景堪忧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也为各国调整未来经济发展思路、加快能源转型带来了机遇。煤炭一直是印尼实现能源独立和经济复苏的重要抓手,如何预判后疫情时代印尼煤电的发展,对海外能源投资企业意义重大。

从煤炭出口看,作为全球煤炭出口大国,新冠疫情导致印尼煤炭出口大幅缩减。根据IEA数据,印尼的2020年4月煤炭出口达到2010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经济增速看,印尼自2020年三季度进入衰退,2020年印尼GDP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2.07%,但印尼财政部仍乐观估计2021年GDP增长将达到5%。世界银行指出,疫情为印尼实现其发展目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性。2020年3月-9月,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印尼全国贫困率从9.78%上升至10.19%,相当于减贫成果倒退了三年。

根据绿色和平的研究,从2013年-2017年印尼的经济增速和社会用电量增速对比来看,社会用电量相对其国内的GDP增速呈现下降趋势,其原因可能来自于印尼经济结构的变化,即商业部门对GDP贡献率增大但其电力需求相对较低。

印尼历年的电力供应总计划(RUPTL)中对电力需求预计增速均高于实际增速,以此为依据制定的电源建设规划为未来电力供大于求埋下隐患。

根据绿色和平的预测,即使在高经济增速情景下(GDP增速为5.9%),印尼国内五大区域中的三个都将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出现电力过剩;在低经济增速情景下(GDP增速为5.2%),电力过剩情况将进一步波及除苏拉威西地区外所有四大区域,过剩产能将较高经济增速情景下增加2597MW。

  

而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受疫情影响,印尼2021年的GDP增速预计将仅为4.4%,2022年的GDP增速略微回升至4.8%,均低于绿色和平设定的低经济增速情景,这意味着印尼的电力过剩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中国企业如何布局印尼能源投资

由于印尼的工业和制造业体系较为落后,成套大型电力设备均需要进口。因此,为降低建设成本,印尼逐渐放开发电市场,通过国际招标形式引入独立电力供应商(IPP)作为发电来源。

近年来,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通过股权投资、金融支持、工程总承包、设备出口等方式积极参与海外煤电项目,而印尼成为中国海外煤电项目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根据绿色和平“海外煤电投资数据库”,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以各种形式在海外参与投资建设的煤电项目总装机量为257.7GW,其中印尼有32.9GW。

过去几年,直接参与印尼能源项目投资的中资企业包括华电集团、大唐集团、原神华集团、中国电力建设集团、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等,开发侧重点为燃煤、燃机等火电项目。此外,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山东电建、中国成达等若干电建单位还参与了工程总承包(EPC)项目。

收益和风险是每个“走出去”的中企都必须要算清的两本账。近年来,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在海外能源投资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但是鉴于东道国国内地区差异较大,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剧了对化石能源投资的不确定性,对于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把控和规避是中企走出去必不可少的一环。这不仅需要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努力,同样需要国家政策上的支持和把关。

我们也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相继出台政策,将本国的能源发展方向向可再生能源靠拢,作为中国企业海外能源投资的重点区域,东南亚地区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新的机遇。

在印尼拥有大量煤电投资的中国企业应高度重视印尼官方态度的转变。

作者 / 王昕楠 张菁

来源 / 财经十一人

5月27日,印度尼西亚宣布将逐步淘汰本国煤电。

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总干事RidaMulyana在5月27日的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政府将只允许在建和完成融资的煤电项目继续下去。同时,印尼还计划出台可再生能源激励措施,计划在征收碳税的同时建立碳交易系统,以实现2022年比2010年碳排放量减少26.8%-27.1%的目标。

印尼国有发电和配电公司PerusahaanListrik Negara(下称PLN)副总裁DarmawanPrasodjo也在同一个听证会上表示,印尼正在计划逐步淘汰煤电,将于2056年之前退出所有燃煤电厂并由清洁能源替代。

5月初,PLN已宣布公司在2023年后不再新建燃煤电厂,不到一个月,印尼的退煤计划又加快一档。

根据Climate Action Tracker数据计算,作为《巴黎协定》的缔约国,为了完成将全球增温控制在1.5℃的范围内,印尼的碳排放需要在2030年内比2010年降低22%(不包括土地利用,土地利用变化和林业)。同时,量化减排目标也将助力印尼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

印尼最新版本的电力供应总计划(2021-2030)还在制定中。根据CNN5月27日消息,RidaMulyana已保证2021年-2030年不再新增煤电项目,同时力争提前至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但这项决定并不会影响到目前已经上马和完成融资的项目。

根据绿色和平“海外煤电投资数据库”数据,目前印尼在建的煤电项目中,仅由中国企业投资的装机量就有近6GW,中国企业的总投资量更高达32.9GW。

疫情影响下,印尼经济增速下降,这将进一步削减印尼能源需求,加剧印尼电力过剩。电力投资者应高度重视印尼政府对本国煤电未来发展的态度转变,这一转变释放了明确信号——煤电在印尼优势不再,可再生能源投资的吸引力持续增加。

煤电大国为何要淡出煤电

煤炭是全球主要碳排来源之一,更是印尼实现本国碳中和与《巴黎协定》气候目标的重要掣肘。从印尼本国能源结构看,印尼发电以煤电为主。可再生能源以水电、地热和生物质发电为主。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2019年,燃煤、天然气和燃油发电厂分别贡献了59.1%、20.8%和4.2%的发电量,水力贡献7.16%,地热能4.77%,风能0.16%,光伏0.03%。从全球煤电装机分布来看,21世纪以来,印尼成为全球煤炭生产和消费的重要一环。根据美国非政府组织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2020年7月的统计数据,印尼在建的煤电厂总装机容量31.3GW,位列全球第四。

      

除了实现全球控温目标,从煤电装机容量、经济效益和该国环境资源三个维度考量,印尼未来的煤电市场走向都将面临严重风险。

从煤电装机充裕度看,印尼短期内将面临电力产能过剩风险。绿色和平2019年对印尼2022年电力供需进行了高经济增速(GDP增速5.9%,即情景一)和低经济增速(GDP增速5.2%,即情景二)的分情景预测。研究指出,即使印尼未来GDP年均增速达到规划的5.9%,印尼仍将面临电力产能过剩的风险。其电力系统在2022年或将出现近7000MW的煤电过剩产能,主要集中在爪哇-巴厘地区。

清洁能源发电成本降低不断挤压印尼煤电项目的经济效益。2018年,韩国的Korea midland Power Co.(KOMIPO)公司宣布暂停对印尼西爪哇省的井里汶3期1000MW煤电项目(Cirebon 3)的投资。该项目原计划由日本丸红株式会社(Marubeni)、印尼靛蓝集团(Indika Group)、韩国米德兰电力公司(KOMIPO)等公司共同投资建设。而KOMIPO研究发现,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逐年递减,印尼可再生能源投资的经济效益将在2030年赶超煤电,并指出同样由KOMIPO参与投资的井里汶2期煤电项目(Cirebon 2)在建成6年-7年后,项目的经济收益已不再有竞争力。同时,由于该项目的煤电装机均未安装脱硫等排放装置,其空气污染物排放远高于韩国的燃煤发电厂,于是韩国2018年宣布退出井里汶3期项目。该项目目前融资持续搁置,已从印尼政府能源供需计划书中移除。

截至2019年2月,全球已有超过100家金融机构宣布停止煤电投资,以规避日益加剧的煤电投资风险。

环境问题成为印尼煤电发展的另一掣肘。印度尼西亚位于东南亚,该地区是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受气候变化影响也较大。因此,除了经济效益,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加剧了印尼当地的煤电建设风险。

由印尼最大的石化公司Barito Pacific和韩国KEPCO共同投资,PLN的子公司Indonesia Power投入建设的两个新燃煤电厂PLTU9和10目前正在爪哇岛西北部开工,两个煤电厂预计将为印尼提供2000MW的额外装机容量。然而该项目遭到当地居民抗议。据了解,该地区已有的8座燃煤电厂对当地的农业、水质以及公共卫生带来了严重污染。

印尼煤炭煤电投资前景堪忧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同时,也为各国调整未来经济发展思路、加快能源转型带来了机遇。煤炭一直是印尼实现能源独立和经济复苏的重要抓手,如何预判后疫情时代印尼煤电的发展,对海外能源投资企业意义重大。

从煤炭出口看,作为全球煤炭出口大国,新冠疫情导致印尼煤炭出口大幅缩减。根据IEA数据,印尼的2020年4月煤炭出口达到2010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从经济增速看,印尼自2020年三季度进入衰退,2020年印尼GDP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2.07%,但印尼财政部仍乐观估计2021年GDP增长将达到5%。世界银行指出,疫情为印尼实现其发展目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性。2020年3月-9月,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印尼全国贫困率从9.78%上升至10.19%,相当于减贫成果倒退了三年。

根据绿色和平的研究,从2013年-2017年印尼的经济增速和社会用电量增速对比来看,社会用电量相对其国内的GDP增速呈现下降趋势,其原因可能来自于印尼经济结构的变化,即商业部门对GDP贡献率增大但其电力需求相对较低。

印尼历年的电力供应总计划(RUPTL)中对电力需求预计增速均高于实际增速,以此为依据制定的电源建设规划为未来电力供大于求埋下隐患。

根据绿色和平的预测,即使在高经济增速情景下(GDP增速为5.9%),印尼国内五大区域中的三个都将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出现电力过剩;在低经济增速情景下(GDP增速为5.2%),电力过剩情况将进一步波及除苏拉威西地区外所有四大区域,过剩产能将较高经济增速情景下增加2597MW。

  

而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受疫情影响,印尼2021年的GDP增速预计将仅为4.4%,2022年的GDP增速略微回升至4.8%,均低于绿色和平设定的低经济增速情景,这意味着印尼的电力过剩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中国企业如何布局印尼能源投资

由于印尼的工业和制造业体系较为落后,成套大型电力设备均需要进口。因此,为降低建设成本,印尼逐渐放开发电市场,通过国际招标形式引入独立电力供应商(IPP)作为发电来源。

近年来,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通过股权投资、金融支持、工程总承包、设备出口等方式积极参与海外煤电项目,而印尼成为中国海外煤电项目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根据绿色和平“海外煤电投资数据库”,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以各种形式在海外参与投资建设的煤电项目总装机量为257.7GW,其中印尼有32.9GW。

过去几年,直接参与印尼能源项目投资的中资企业包括华电集团、大唐集团、原神华集团、中国电力建设集团、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等,开发侧重点为燃煤、燃机等火电项目。此外,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山东电建、中国成达等若干电建单位还参与了工程总承包(EPC)项目。

收益和风险是每个“走出去”的中企都必须要算清的两本账。近年来,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在海外能源投资方面积累了一定经验,但是鉴于东道国国内地区差异较大,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更加剧了对化石能源投资的不确定性,对于海外煤电投资的风险把控和规避是中企走出去必不可少的一环。这不仅需要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努力,同样需要国家政策上的支持和把关。

我们也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相继出台政策,将本国的能源发展方向向可再生能源靠拢,作为中国企业海外能源投资的重点区域,东南亚地区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是一个新的机遇。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皇冠官网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2961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xxfseo.com